一夜情人-蜜桃之心聊天室買3000送3000

關於部落格
一夜情人-蜜桃之心聊天室買3000送3000
  • 5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收“保護費”後掌舵人指使刪負面報道

  繼21世紀網總裁劉冬、理財周報發行人夏日等人被上海檢察機關依法批捕後,備受關註的21世紀報系新聞敲詐案又有最新進展——20日,21世紀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裁沈顥、副總裁陳東陽、副總裁兼財務總監樂冰等人被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依法批捕。   在檢察機關的批捕罪名中,沈顥領導下的21世紀經濟報道、21世紀網、理財周報3家媒體及8家運營公司涉嫌敲詐勒索、強迫交易犯罪;同時,沈顥還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、職務侵占、挪用資金等個人犯罪。   A   涉利用職務牟利 涉案金額逾百萬   警方透露,在擔任21世紀報系發行人和21世紀傳媒總裁期間,沈顥利用職務便利,在財務報銷、下屬公司註冊地選定等諸多環節存在涉嫌犯罪行為,目前查證的涉案金額累計達100餘萬元人民幣。   2006年,21世紀傳媒以市場化運作後帶來了巨大收益,沈顥感到自身收入跟公司收益反差極大,遂與公司高管多次商議提高收入。   陳東陽、樂冰等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及相關證據均證實,在未得到21世紀傳媒董事會同意的情況下,沈顥與其他公司高管採取虛構業務招待費、使用虛假的個人消費發票報銷等方式,侵占公司資金,為自己增加了收入。   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鑒定意見書顯示,2006年到2009年,沈顥等人用這種方式共套取公司資金200餘萬元。其中,沈顥領取70餘萬元。   在檢察機關的批捕決定書中,沈顥涉嫌的另一個罪名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。這也同樣發生在21世紀報系近年來擴張發展的背景下。   2010年前後,21世紀傳媒旗下的一些公司落戶上海某經濟園區,併成為園區內的稅收大戶。2011年,公司財務總監樂冰按照沈顥的指令,以撤離註冊園區為砝碼,要求經濟園區給予公司高管個人好處費。   警方查明,該經濟園區於2011年、2012年分別給予20萬元人民幣現金,共計40萬元,沈顥與樂冰各分得一半。沈顥還特地關照樂冰向經濟園區索要獎狀,以“獎勵費”的名義掩蓋收錢事實。此後,沈顥沒有再提出將企業搬離園區,也不再要求為企業向園區爭取優惠政策。   B   旗下3媒體8公司涉犯罪“掌舵人”難辭其咎   “迷航”,對於如今的境地,沈顥如此形容。   今年43歲的沈顥,199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,同年進入《南方周末》,歷任新聞部主任、編委。2000年10月,29歲的沈顥出任《21世紀經濟報道》主編;2003年,任21世紀經濟報系發行人;2008年,任21世紀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裁,後兼任21世紀報系黨委書記。   警方介紹,21世紀經濟報道、21世紀網、理財周報系21世紀傳媒旗下財經類媒體,利用其在財經界的廣泛影響力,與上海潤言、深圳鑫麒麟等公關公司相勾結,指使媒體記者通過各種途徑主動挖掘、採編上市公司、IPO公司的負面信息,並利用上市公司、IPO公司對股價下跌、上市受阻以及相關產業公司商譽受損的恐懼心理,以發佈負面報道為要挾,迫使上市公司、IPO公司與其簽訂合作協議,收取少則數十萬、多則上百萬的“保護費”。   對於下屬媒體的涉嫌犯罪行為,沈顥承認自己不僅是默許,更是領導者、支持者、協調者和參與者。   “我很早就知道這是涉嫌犯罪的。”沈顥供述,這種非法模式在媒體圈內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,利用負面新聞和“有償不聞”的方式拉合作客戶,可以賺取更多的合作費用。   警方查明,在沈顥執掌21世紀報系期間,上述行為成了重要的盈利模式。而在龐大的利益鏈中,沈顥是實際操控者:一是通過制定高額考核指標,要求下屬21世紀網、21世紀經濟報道、理財周報3家媒體利用負面報道和“有償不聞”的方式逼迫擬上市公司、上市公司“合作”、收取“廣告費”。二是親自參與重大“合作”事項的決策,對於21世紀經濟報道的重要客戶,直接指使相關主編刪除負面報道。   為了最大限度維護“合作”公司利益,沈顥還主動協調下屬3家媒體對“合作”公司的報道事宜,並對相關負面報道最終決定進行刪稿或報道。   警方初步查證,沈顥等人利用上述方法,迫使近100家公司直接或通過公關公司,與21世紀傳媒旗下3家媒體的8家運營公司簽訂廣告合作協議,涉嫌勒索資金共計2億餘元人民幣。   C   因“貪欲”走向歧途 “迷航”後深刻反省   據警方介紹,從9月25日被帶走接受調查至今,在監視居住的這段時間里,沈顥進行了深刻反省。   “有一種強烈的撕裂感,至今讓我痛苦不已、淚流滿面。”拿起紙和筆,迴首20餘年的從業道路,曾寫出“總有一種力量它讓我們淚流滿面”的沈顥,在懺悔書中這樣寫道。   1992年,沈顥進入南方報業工作。一直懷揣新聞理想的他找到了盡情表達的機會,“讓無力者有力,讓悲觀者前行”、“唯有嘗試,才能生存”……意氣風發的文字傾訴著媒體人的情懷,也吸引了眾多青年人投身新聞事業。那時,在他眼裡,“一張紙很小,但一張報紙很大;個人很渺小,但一個媒體人使命神聖。”   “凡正義的必是我所追尋的,凡愛心的必是我所自願的,凡良知的必是我所認同的。”沈顥認為,自己背棄了這一信念,正是始於他從媒體人向經營管理者的轉身之際。   執掌21世紀報系後,沈顥帶領團隊開疆拓土,力圖成為中國商業報紙的領跑者。2010年證券市場IPO重啟,沈顥從中嗅到了商機,但也就此帶領21世紀報系走上了一條利用負面報道和“有償不聞”的斂財之道,與自己崇尚的聖徒般的職業操守漸行漸遠。   沈顥說,自己還有一種法不責眾的僥幸心理,認為既然是行業內比較普遍的行為,就沒有充分反省這種行為的惡劣性質。“無論是利用負面新聞,還是利用有償沉默謀取經濟利益,都是對媒體社會公器的玷污,是一種犯罪行為。”   隨著職位升高、權力加大,沈顥有了越來越多觸手可及的掙錢機會。在同事眼中一向內斂清高的他,也出現了一些自己都不曾料到的變化。   據警方介紹,2012年,沈顥的家人要去美國,適逢公司其他高管也要赴美國出差。於是,沈顥要求助理以他的名義一起訂機票,之後將機票改為家人的名字,並將機票費用以其個人因公出境的名義報銷。   他還交代,他曾經採取自批自借的方式,讓助理以個人名義向公司借出外匯,用於家人的出國或留學費用;收受索取下屬公司註冊地給予的好處、利用虛假髮票報賬獲利,累計涉案金額已超100萬元。   (據新華社)   (原標題:收“保護費”後掌舵人指使刪負面報道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